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乍然听到自己的称呼,常太后以肉眼可见的幅度一抖,连带着瞳孔一起发颤更显得慌乱。http://

  顾文君连忙压低自己的声音,故弄玄虚地竖起手指放在唇边轻抵。

  “嘘,小心隔墙有耳。”

  她既是想要引开两人大的注意力,又是想证明自己的身份,表现出一副十分为太后着想的模样来。

  这慈宁宫上下全都换了人,里里外外都变得陌生了。

  所以小常嬷嬷也不怪顾文君这样作态,她连为自己姐姐哀悼的功夫也不舍得浪费,只是飞快地沉淀情绪,冷冷低语。

  “你放心好了,要是外面有人,我才一定会揪出来。”

  那老嬷的眼神阴冷,吓得常太后不自然地移开了自己的眼睛。她们都姓常,所出一脉都是被季家培养出来的。

  可从以前起,小常嬷嬷就一直更受器重,也更强势。

  明明一个的主子是太后娘娘,一个的主子只是公主殿下,却反而被辈分小的那个打压着,常太后不满已久,何况她们分开服侍两位主子,就更不会和对方培养出多深厚的情感。

  可彼此还是互相熟稔的。

  常太后心里也慌,生怕被小常嬷嬷认出来。

  要是小常嬷嬷发现了不对——

  “太后娘娘!”

  顾文君突然提高了声音,着重语气道:“您就不要再瞒着允翊公主了,陛下为什么会下手还不是因为那陈年旧事的宿怨。”

  眼见着常太后额角上流下的汗,都快把妆都给弄花了,顾文君只能出声,强行把注意力拉回到自己的身上。

  常太后答不上来,吞吞吐吐,顾文君只好在话里放了钩子总算把常太后引导答话上。

  “太后娘娘,您这是?”小常嬷嬷惊疑不定地看了顾文君一眼,想不到顾文君切入太后阵营如此之深,连这些旧事也知道一二。

  得了顾文君的眼色,常太后连忙道:“哀家只不过提了一句婉良人,皇帝就发了疯,哀家又有什么办法!”

  面对小常嬷嬷的躬身问话,常太后是惊惧交加,可是怕极又生出一丝诡异的快感。

  “就算你天赋异禀,能够习武,得了季家重点栽培又如何?现在还不是要向我这个姐姐跪地磕头请命!”常太后甚至隐隐得意。

  越是扮演这个假身份,常太后越发离不开“太后”的高贵头衔。哪怕没有顾文君的逼迫,没有浣墨那大宫女的威胁,没有其他宫人监视,常太后也自发穿戴得如同真的季太后一模一样。

  因为常太后早已经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了。

  哪怕一切都是假的。

  可是那些前呼后拥的宫仆是真的,与季太后同享的荣华富贵也是真的。

  做假的太后,可比当真的嬷嬷要逍遥快活得多!

  一旦同意扮演死了的季太后,常太后就没有退路了。

  小常嬷嬷脸色难看,却连句重话也不敢说,只是劝道:“那小皇帝毕竟登基了,太后您怎么还提那些落灰发霉的糟心事!”

  是小常嬷嬷在忌惮常太后。

  常太后心神一振,竟然在巨大的压力下焕发出新的神采,狭长的凤眼眯起,拿捏着季太后季月然的高傲姿态,“老鼠的儿子就是不成器,坐上了龙椅也不过是只披了龙袍的老鼠!那小皇帝除了斤斤计较地杀人泄恨,还会什么?哀家不过是看不惯罢了,说说两句,又怎么了!”

  即便知道常太后在演戏,顾文君还是气息一窒,不由得发怒。

  萧允翊却嗤笑了一声。

  “母后说的极是!”

  无论她和太后到底有无离心,但到底是季太后一手教养出来的女儿,骨子里对萧允煜的轻蔑和嫌厌是如出一辙的。

  嘴上称呼他一句皇兄,心底里恐怕只会叫骂一句贱种!

  “皇兄对他那个下贱的生母耿耿于怀,可他怎么不想一想,当年若不是母后抱养过皇兄一段时间,他都不一定能活到登上皇位!难道他还有脸怪罪母后的不是吗?”

  她们在这里大放厥词。

  顾文君却听得怒火中烧。

  原来,季太后还把陛下抱养在名下照顾过一段时日。

  可到底是怎么照顾?

  那融合了十二种毒虫九味毒草的金蚕蛊,就是那时候给陛下设的吧。

  还有陛下身上那些粗浅不一的旧疤,还有疴疾——

  至于陛下的生母,肯定也死得蹊跷凄惨,否则陛下绝不会如此憎恨季太后,恨到不顾一切也要杀了她!

  只要顾文君稍微代入想一想,都觉得心头揪紧无法呼吸,好像被人用一根绳子勒住了,越收越紧。

 &em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晓慕裕沉只为原作者七月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月九并收藏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