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陶然死得蹊跷。https://

  他从文山书院出来之后,倒在了回陶府的路上,尸横陶家门前。

  锦绣银缎仍然好好地穿在身上,金钱玉饰也都完好无损,一定不是劫财,浑身上下除了一夜春宵的痕迹,和之前留下的伤势外,再没有一丝致命伤口。

  如果这是一场杀人案。

  那么这个凶手就太可怕了,不仅下手果断,不留把柄,甚至做得太绝,让有着十年看尸经验的仵作也找不出死因。

  陶家闹了三天三夜,顺天府衙门也还是给出了同样一个结果:“陶然陶公子日夜颠倒乐极生悲,是死于心悸。”

  意思就是陶然总是流连于风月场所,在春风殿玩得过于忘我,以至于害掉了自己的命。

  陶家不肯认,陶然的爹更是不肯罢休,“不,不可能!我儿子在回府之前,还去过文山书院!顾文君和他有过嫌隙,谁知道是不是文山书院里有什么人对他下手!”

  “难道人死了还不肯给个公道么!”

  中郎令中年丧子,自然是不肯接受。陶元安一直对这个儿子恨铁不成钢,但他怎么也想不到,陶然就会这么没了!

  他可只有这一个儿子啊!

  “一定是寻仇,是顾文君因为我的举谏,还有我儿和他争写《西厢记》,这才对我们陶家怀恨在心,故意报复!”

  陶元安就是为了让自己活下去,也得找出一个对象来憎恨。

  谁能接受自己的亲子,一夜之间说没就没了。

  他嚎啕大哭,却没有用。

  因为顺天府衙门给出的尸检结果就是心悸而亡,已经判断是自然死亡,那么就算陶元安是礼部中郎令,闹到朝廷,闹到皇帝陛下面前,也于事无补。

  这件莫名其妙的案子,就这么结了,也只能这么完结。

  顾文君作为牵扯其中的人员,首当其冲就是第一个嫌疑对象。案子轻易了结,她本应该松一口气,可是完全相反的是,她更加提心吊胆。

  陶然的死,一定有问题!

  这在现代的尸检报告里,相当于是,陶然死于心肌梗塞,要抓凶手从何查起呢?

  但现代医学如何发达,想要伪造这种死亡,简单的就有数十种办法。

  就算是古代,不使用任何现代科技,就是用药用毒,用恶意惊吓的离奇手法,也可以达成目的。

  何况,那一晚,顾文君就在春风殿里撞见了陶然。他脚步虚浮,醉意上脸,精气不济确实有所掏空,但是气色红润身子底仍然在,绝无大碍。

  后来陶然又亲自来文山书院来堵人,想连夜抓个顾文君不在的证据。顾文君就又看到了他!

  那会儿陶然酒意已经醒的差不多,眼神清亮气息悠长,哪里有什么被酒色伤了身体的样子。顾文君甚至觉得他精力过剩了。

  正常情况下,陶然绝对不可能有心悸病症,更不可能当夜发病!

  所以这一定是场谋杀。

  而且是不同一般的故意杀人!

  顾文君只是不明白,“既然幕后凶手都想出了这样的手段,能够杀人于无形,为什么不干脆嫁祸给我?”

  她心里很清楚,这事,分明是冲着她来的!

  不然为什么非要挑陶然从文山书院出来之后动手,明明就是有意把这件事和顾文君联系起来!

  “不,也不一定是冲着我来的,但绝对和我有关系。”

  顾文君细细思索,虽然她已经和这桩案子毫无关系了,也已经撇清嫌疑。

  陶然死的时候,程鸿问师长正在用棍杖责罚顾文君,怎么可能再影分身出另一个人去杀陶然。背部的伤势就能证明顾文君的清白。

  虽然案子已经定了,但是她还是不放心。

  “陛下,我还是想直接去那顺天府的停尸房,为陶然的尸体诊脉看病,也许我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她的信很快通过阿武递了上去。

  萧允煜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许秦川带着顾文君夜探顺天府。这种事,阿武并不得心应手,还是做过锦衣卫都尉的秦川更加擅长。

  再次见到秦川,顾文君有些踌躇,她犹豫许久还是道了谢:“那一夜的事情,真的对谢谢你了。”

  秦川是目前唯一一个知晓她女儿身的人,也是他从春风殿里把顾文君带出来。

  虽然最后是萧允煜带她回宫,但顾文君心里更加感激秦川。

  要是那次真的被陶然的算计得逞了,顾文君的身份也绝对藏不住!

  她是真诚道谢,可是秦川沉默地瞥了一眼就一言不发地往前领路,什么话也不说。不知为何,他们之间突然就变得生疏起来。

  顾文君被他手里的把柄吊着,无可奈何,只好跟着去。

  这是她第二次来顺天府,第一次直接进了大牢,第二次就潜入停尸房,真是够折腾的。

  夜里凄冷,停尸房里也是漆黑一片,秦川点了一个火折子,收拢手心护住火光,照出三十四具死尸,死寂地躺在一排排木板上,森冷得渗人。

  顾文君眸色微闪,却并不惧怕,让紧跟在旁的秦川惊愕了一下。但他忍了忍还是没有和顾文君说话。

  她问:“哪一具是陶然?”

  总不能一个个尸体地掀过去查看,对死者不敬也沾染晦气。

  秦川还是不吭声,紧闭着厚实的嘴唇,直接去到一个木板面前站定。

  因为陶家大闹几次,陶然的尸体仍未下葬,还陈放在木板上,身上盖着一张惨白的裹尸布。秦川一手举高火折子,一手直接掀翻了布巾,露出陶然唰白如纸的僵硬面容,如同雕塑。

  死了总算安分下来。

  顾文君心里不免叹息一声:“陶然,不是我害的你,你别怪我。今天我来帮你查个明白,要真是有人害你,我就帮你报仇也算解了你我这场恩怨。”

  要是她多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晓慕裕沉只为原作者七月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月九并收藏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