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文山书院却是不知道皇宫内的惊变。http://

  程鸿问都还在为顾文君到处奔波。

  他确实老了。

  不再是当年意气风发的状元郎,也不是先帝青睐的臣子。地位再高名望再盛,说到底,他只是一个教书匠。

  他带出过不少金榜题名的学子举人,但只收了顾文君这一个座下门生。

  然而他那些功成名就的学生们,官小的没有实权顶不上用处,官大的谨言慎行不愿为顾文君那么一个无名小卒出头。

  对方可是礼部侍郎陈同礼之子陈亮,谁敢轻易得罪?

  “师长,您还是请回吧,我们老爷今日抱恙在身,连上朝都告了假,实在不便见客!”

  又一次碰了壁。

  程鸿问这次是豁出去老脸了,一个个找了过去,然而他最看好的学生之一,如今已经官居礼部中郎令,却还是拒绝了他。

  他实在寒心,程鸿问没想到昔日的学生连请他进门都不愿,就算是面子功夫也不肯做一做,生怕沾染上他似的。

  程鸿问原本是打听了,知道对方在府邸这才亲自上门却根本见不到面,他一扯胡子叹了气:“罢了,既然中郎令大人告了病,那老夫就不打扰了。”

  只是苦了他那徒儿,要再在牢里遭些罪!

  他本想就此离开不再纠缠,哪知那看门的家丁不等程鸿问走远就往脚下的地啐了一口浓痰。

  “呸!真是没有眼见力的老东西,不知道我家老爷就是在礼部侍郎陈同礼陈大人手下做事吗,得罪了陈家还来寻我们老爷帮忙,好厚的脸皮!”

  程鸿问浑身一顿,气得胡须乱颤但还是忍下了心中蓬勃燃烧的怒意,当年若不是他一力举荐,这学生又怎么可能坐的上中郎令的官职!过河拆桥!

  他能忍,跟随着的教书先生们却不能,刚想上前理论,却别程鸿问拦住。他隐忍了十几年,厚积薄发,不是为了埋葬在这个地方的。

  “好了,救文君要紧,我们继续去下一家。”

  先生们互相对视了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的绝望和失落,但他们还是深深叹气:“是,师长!”

  然而几乎每一个的答案都相似。

  客气的好言相待,但是等到程鸿问提出请求,他们还是左右为难,有送钱的,有送礼的,可都不愿接手这个烂摊子。

  问到最后,程鸿问整个人都苍老了不少,憔悴地抚着额头,“我是在文山书院蛰伏太久了……现在,竟然都没人看重我了。”

  “师长,还有不少‘文山派’的官员们都去上朝了,如果他们在,一定会出手相助的!”

  程鸿问摆摆手,“只怕他们愿意,也要顾忌他们的夫人和孩子的前途!”

  礼部侍郎可是有监管科举司法的权力,不好惹啊!

  一行人急切地出了文山书院,却都失望而归。

  但程鸿问却怎么也想不到,他一回来就看到一些学生们正在大打出手,闹得鸡飞狗跳!

  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顾文君是罪犯,有错吗?他被捕快带走已经快一天了,进了牢房沾染上官司他就不能考科举,没有功名他这辈子都完了!”

  “你这畜生!顾文君好歹是我们同窗,结果你却落井下石,我今天非要让你这斯文败类好看,看你还敢不敢再胡说!”

  “呵呵,我才不愿像你似的,做顾文君的狗!只会一个劲儿地拍他马屁罢了!”

  “你!”

  听见诸如此类的话,程鸿问再也压抑不住心中满腔怒火,直接抽起眉毛大吼:“都给我住手!亏你们一个个还自诩君子,看看这幅样子,成何体统!”

  原来是顾文君一天未归,程鸿问又带了先生们出去,书院里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了!

  支持顾文君的人和辱骂顾文君的人,竟然动手打了起来。

  即便程鸿问横眉怒吼,责问众人,却还是有人不怕死地出来说话,正是当日挑衅过顾文君的徐修言:“师长!您还要再偏袒顾文君么?就算他是您的嫡亲弟子,但现在顾文君也是个关进顺天府衙门大牢的犯人了!

  顾瑾退场后,徐修言却还是记恨顾文君,恨她太出风头,恨她牵连上自己的妹妹,所以一直等着机会伺机扳倒。

  “徐修言你住口!案子还没有审问完,我都还没有被传召!顾文君有没有坐牢,你怎么就能知道?”程鸿问心里重重一跳。

  徐修言却扬起嘴角得意一笑:“师长,我们都已经知道了,那平日里和顾文君最亲近的,秦宸和王子逸都去托关系想办法了,秦宸有一个做捕快的老叔叔,王子逸有钱能买来衙门的消息——顾文君,已经押入大牢了!”

  什么!

  这根本是强行扣押!

  一旦进了牢,出来是人是鬼就难料了!没有罪名也能给人安上坐牢的恶名,这样下去,顾文君怎么可能考得了科举?

  查证身家清白这一关,顾文君就过不了!

  程鸿问脚下不由踉跄一声,身子一软,差点跌倒。顾文君是他教书十几年来遇到的最聪慧的学生,他最为珍惜宠爱,还想好好栽培,怎么就……

  “是我太心急了!”

  他为什么要带顾文君去那宴会,为什么要让顾文君出头。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这个道理,他怎么忘了呢!

  见程鸿问师长也无话可说了,各个反感厌恶顾文君的人这下都得意洋洋起来,好像是自己干倒了昔日的第一名一样,纷纷有了定论。

  “没错,顾文君就是这么个人面兽心的货色,看他平日里待人温和,但谁知道他是不是两面三刀!”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要不是顺天府衙门来抓他,谁知道顾文君还是这种人,幸好我们不用再和他继续做同窗了!”

  “当真是活该!”

  徐修言听到越发张狂,程鸿问却气得半死,但他几次张口都要做深呼吸,被先生们扶着这才没倒下,等到他恢复过来想骂,却又不知道骂什么了。

  他只是可惜,他的文君呐!

  “师长,我回来了。”

  也许是程鸿问气急攻心晕了脑袋,他竟然听到了顾文君的声音——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然后他便听见顾文君的声音更加清晰地传来:“师长,是我,顾文君!”

  书院内众人也都脸色惊变,互相张望,因为他们都听到了顾文君的声音,可是顾文君,不应该关在牢里,永世不得翻身了吗?

 &emsp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晓慕裕沉只为原作者七月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月九并收藏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