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这狐女离开度仙门时,美目中依然有些茫然。

  李长寿注视着狐女的背影,心底全方位衡量着此事的后续影响,想着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因果这种东西,当斩不斩,必受其乱,日后发难,小命完蛋。

  嗯,此时应当已经算跟这狐女斩断了因果,虽然自己的手段有点小小的过激,但总归是好过让此事继续发展下去。

  青丘一族……

  李长寿其实在古籍上看到过这一族的记载,这一族在上古时就小有名气;

  他们是比较具有浪漫主义气息的一支妖族,不斗法、不争夺,一心只想谱写一些浪漫动人的感情故事。

  此正是

  洪荒大能何其多,唯有浪者留其名。

  ‘青丘一族,跟轩辕坟三妖应该没什么关联,天下狐妖这么多,不可能这么简单就碰上吧。’

  李长寿沉吟几声,心底思量着此前一直在考虑的问题。

  轩辕坟是轩辕黄帝归于火云洞后,后人以其衣冠立下的陵墓,封神劫难时曾被妖族所占。

  根据李长寿所知的封神故事中,封神大劫启动时,女娲娘娘因感觉自己被商王帝辛冒犯到了,以招妖幡召集众妖,最后选择了轩辕坟三妖——九尾妖狐、琵琶精、九头野鸡精,去分散帝辛的精力,让商国加速崩散。

  那只九尾妖狐附身到了‘冀州侯苏护之女苏妲己’的身上,与帝辛谱写了一段‘后宫独宠’的经典爱情故……

  咳,一起祸祸了商国那么多‘良臣’,留下了后世无尽的骂名!

  ‘所以说,故事里的那只九尾狐叫什么?’

  李长寿沉吟几声,随之哑然失笑。

  自己想这些也是白费功夫,哪怕提前找到了九尾妖狐,自己做不了什么,更不会去做什么,这本就是和自己无关之事。

  还是想想,稍后去火云洞见到了人族众先贤,该如何跟大佬们交流感情,顺便问一问落宝铜钱的下落吧。

  李长寿的本体纸道人站在山门前,注视着那些飞走的妖族。

  小琼峰上,各位度仙门仙人已经散了。

  预计接下来的几日,山中会出现各种道侣矛盾。

  而李长寿为了稳定门内风气,已是将各类问题的统一答案,传声给了酒乌,让他赶紧在门内小范围传播。

  比如……

  如果门内众老夫老妻遭遇你当年与我结好,可是因修道寂寞这种问题,就用一个统一的格式回答

  某某,你我曾分开的那段时日,不是因为寂寞才想你,而是因为想你才会寂寞。

  有没有用,那李长寿就不敢保证了,但总好过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应付……

  草屋内,江林儿并未点破‘齐源’的身份,与酒乌、酒施、酒玖,辩论了一阵‘寂寞还是爱了’的问题。

  总算,江林儿怕李长寿露馅,主动言说让齐源回去静一静,闭门思过几个时辰,又带酒字几仙离开了小琼峰。

  李长寿打开外层隔绝大阵,坐在蒲团上稍微松了口气。

  一旁灵娥沉吟几声,俏脸上写满了凝重。

  她怎么,在自己师父身上,看到了师兄常有的表情!

  李长寿仙识扫过各处,灵觉仔细感应,随之便将自己这纸道人恢复成纸人的模样,还喊道“帮为兄把这只纸人收起来。”

  一旁灵娥眨了眨眼,略微思索,已是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师兄你帮师父拒绝了那么漂亮的师娘,师父会不会怪你?

  刚才那狐女也挺痴情的呢!”

  纸人上冒出李长寿的传声“胡闹,那能乱叫师娘吗?这是多大因果,师父见都没见过她!

  稳字经三百遍。”

  “哦,”灵娥做了个鬼脸,迅速将这纸人收起,放入袖口宝囊中。

  她刚把纸人收好,李长寿的身形就从山门方向飞回小琼峰。

  李长寿驾云落在了灵娥的草屋前,坐在了自己专属圈椅中,继续思索后续可能出现的问题。

  这事,也是人算不如天算……

  “师兄……”

  灵娥的小脑袋从一旁凑了过来,俏脸上写满了认真,离着李长寿的面容不过一尺。

  “嗯?”

  灵娥俏脸泛红,却满是认真地说道“我一点也不寂寞!

  稳字经三百遍,合计六百遍,本师妹自己领了!”

  言罢得意地一笑,还对自家师兄露出几分挑衅的目光。

  李长寿……

  三年不咚,上天了还!

  正此时,师父草屋周遭仙力结界被李长寿收回,草屋屋门顿时被拉开,一名美貌女子举着拂尘就跑了出来,发出一阵苍老的怒斥

  “你这逆徒!给为师过来!”

  李长寿赶紧对师父点出一指,顺手开启小琼峰翻修后增加的多重隔绝大阵。

  就听‘蓬’的一声,那美貌女子化作了齐源老道的模样,怒气冲冲、胡须乱颤,举着拂尘冲到了李长寿身前。

  李长寿拉了一把灵娥,熟练的……躲到了自家师妹身后。

  “师父,弟子已经把事摆平了!”

  “你摆平什么了?”齐源眼一瞪,骂道“还勿将衷情错付给了寂寞,你到底从哪学来的这些歪理唷!”

  “还不是师父您教得好。”

  李长寿笑了两声,忙道“师父,弟子只是对症下药,断了她念想。”

  齐源老道怒道“这事你要是做错了,就认,给人解释清楚赔个礼不行吗?”

  “师父,此事绝非赔礼就能解决,那样只会越搞越乱。

  而且弟子并未对她做过什么,也没什么可赔礼之处,她自己多想罢了……

  师父您别生气,伤肝、咳,伤道基,伤道基。”

  “老道我今日!”

  齐源举着拂尘要打,李长寿以灵娥为中轴,以‘秦王绕柱’之法闪躲,逗的灵娥娇笑连连。

  突然间,李长寿想到了隔壁草屋中的酒雨诗与熊伶俐,心底略微思量,决意成全师父一把。

  “哎呀!”

  李长寿脚下一晃,顿时朝着门外趴倒。

  齐源老道举着拂尘就冲了上去,对着从李长寿小时候打到现在的臀部一阵猛抽,口中还振振有词地教育着

  “为人正直,与人良善!

  为师都是如何教你的!”

  灵娥在旁掩口轻笑看了一阵,凭她观察,师兄这还是纸人,她自然不会心疼。

  但随之,灵娥也想到了跟自己一同过来湖边的雨诗小师叔,顿时明白了点什么。

  她清清嗓子,两步扑了上去,张开双手面对着齐源老道。

  “师父,您要打,就打我,吧!”

  齐源举着的拂尘顿时无法落下,僵持一二,只得一声轻叹。

  “唉!罢了!

  长寿你要记得,本领多高,都不可目中无人,神通再强,也不可骄傲自满!

  妖族也非良善,莫要与他们有太多牵扯!”

  啪!

  趴在地上的李长寿,双手在头顶用力合十,“弟子谨遵师父教诲!”

&e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晓慕裕沉只为原作者言归正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归正传并收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