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徒儿,怎么了这是?为何要定住为师啊?”

  小琼峰湖边,齐源的草屋内。

  齐源老道刚从修行中睁开眼,袖子中就钻出一只纸人化作了他的身形,抬手一点,让他全身上下被光芒笼罩。

  齐源当场……就动不了了。

  李长寿忙道“师父,来不及多说了,您先坐好,师祖正在带那只狐妖赶过来的路上!

  那个,弟子还是要问一句,您对狐妖有没有……什么想法?”

  齐源老道一双老眼中,左边写了个‘茫’,右边写了个‘懵’,看着李长寿,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长寿,这又是怎么回事?”

  李长寿轻轻一叹,双手迅速在师父身上轻点,又快速解释了几句。

  简单来说,也就是他在师父允许的前提下用师父的形象招惹了一只不能喊着‘斩妖除魔仙力给’就直接扬灰的……

  美腻狐妖。

  齐源老道沉吟几声,大概明白了什么事,慨然道“长寿,若实在不行,为师就替你兜着!”

  “师父不必担心,”李长寿笑道,“弟子自有断她念想之法!”

  话语一顿,李长寿本着稳妥起见的原则,低声道“师父,您要不看一眼此妖族女子?”

  “我看她作甚!”

  齐源老道眼一瞪,顿时急道“这话可不要乱说!被人听去怎办?

  为师一身清白名声可莫要毁在今日!”

  “那行,弟子就放心了,”李长寿后退两步,对师父做了个道揖,“师父您稍后就在这草屋中,万不可外出,一切让弟子来处置!”

  “去吧,去吧,唉!”

  齐源老道摆摆手,“为师现在,当真不知你本领多大,又一天天地在外做什么。”

  李长寿微微一笑,随手凝了一面水镜,看了眼自己这具纸道人的相貌。

  面容不算清奇,但双目炯炯有神、一头银发也颇显精神,与酒雨诗转来山上之后的师父模样,一般无二。

  随之,李长寿借来师父的拂尘,将其上气息融于这纸道人,仔细检查两遍,这才打开屋门,端着拂尘朝草屋外而去。

  坐在蒲团上的齐源老道沉吟两声,便见屋门自行关上,一层又一层阵法开启……

  他被徒弟保护在了此地。

  齐源随手点了个水镜,朝着镜中照了照自己,顿时看到那一副陌生……又美貌的女子面容……

  两眼一黑,差点气昏过去。

  小琼峰上,李长寿这具人字纸道人走到了湖边,在柳树下静静而立,看着山门处飞来的道道身影。

  虽然妖族一方只有那狐女前来,但门内仙人岂敢大意?

  这可是妖族!

  超凶的说!

  故此,除却留守在山门处的必要战备力量,各位长老、各峰高手,都紧盯着这只此时修为也不过真仙境的狐女……

  咳,他们只是为了提防,这女妖自爆擦伤门内金仙的道侣江林儿,绝不是过来修行什么八卦大法!

  李长寿见状也是摇了摇头,当着门内众仙的面与否,其实没什么区别。

  自己现如今在纸道人神通上的造诣,自是能瞒过门内金仙之外的其他炼气士。

  与此同时,李长寿已开始双线操作,开启了藏在天庭海神府内的备用海神纸道人。

  了断此事因果,当数法并用之。

  天庭,海神府外;

  慈眉善目的老海神驾云离开府邸,端着拂尘,径直赶往姻缘殿!

  李长寿刚驾云离开,府门前的几名天将对视几眼,面面相觑。

  “海神啥时候回来的?”

  “不知道啊,刚才没见啊,这咋还神出鬼没的?”

  “慎言,海神若是能被咱们看透,还是海神否?”

  几位天将顿觉有理,各自收声,朝着李长寿离开的方向眺望。

  海神纸道人行至半程,小琼峰上已满是门内仙人之影。

  还好江林儿道了句“请各位同门在外看着就好,此事也不宜这么多人近距离观察。”

  言罢,带着那狐女,以及酒乌、酒施、酒玖,一同朝着湖边落下。

  且说狐女小兰,看到那柳树下站着的老道人,先是精神一震,随后便迫不及待想冲向前去。

  但她脚下一软,目中露出几分怯弱,禁不住咬了下丰润的朱唇,更增楚楚可怜之意。

  然而,江林儿带着酒乌三人停在百丈外,直接对着树下的老道传声……

  “你是,老二还是长寿?”

  李长寿心底一叹,就知这事应是瞒不过江林儿的,毕竟师祖对自己师父了解太深,且从小就营养丰富。

  李长寿对江林儿仙识传声“弟子长寿,此事与我师父无关,是我当时为了行事方便,借用了师父的身形。”

  江林儿顿时嗤的一笑,对树下的老道眨了眨眼,似乎在说‘那你自己解决’。

  随之,江林儿又对树下的‘齐源’一指。

  “这不是在这里了?过去吧。”

  “是,”狐女柔声道了句,缓缓飘下。

  妖娆身形多妩媚,一如那垂柳依依,湖中涟漪。

  待她离着心中的老道长仅剩十多丈,狐女声音有些轻颤,低声道“我……”

  李长寿板着个脸,道“道友为何要见我?”

  狐女似有百般话想一并说出来,但到喉间,却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化作一句……

  “道长,你还记得我吗?”

  听闻此言,李长寿略微皱眉,心底拿捏着自己此时表情的变化,目中露出几分疑惑。

  李长寿道“我记得,我与道友并无太深的纠葛。

  我抓道友,为护持人道;

  去山下与道友相见,当时是为琢磨一门功法,也给了道友灵丹妙药以做谢礼。

  道友今日闹出这般大阵仗,不知是何目的,可是有意针对于我?”

  “我怎会针对你,”狐女情急之下向前迈出几步。

  李长寿一扫拂尘,一缕带着浊气的仙力,出现在了狐女脚边。

  “道友请自重,贫道清修千年,不会容你坏我声名!”

  “我、我……”

  狐女呼吸都有些急促,雪白肌肤染上少许嫣红,但随之就冷静了下来,柔声道“我只是想来见你一次。”

  李长寿一甩拂尘,“那好,如今见也见了,不送。”

  狐女小兰一怔,小琼峰外的不少度仙门仙人,或是传声,或是在心底各自赞叹。

  这齐源师弟(师兄、师侄),竟是如此刚强清正之人,只能修成浊仙当真可惜了。

  狐女凄然道“你就这般忍心,不与我说一个字的机会,就这般让我走吗?”

  “道友到此时,已是对贫道说了四十九个字,如何是贫道不给你说话的机会?”

  李长寿眉头紧皱,宽袖拂过,地面多了一只矮桌、两只座椅。

  “来,坐。

  我不只给道友说话的机会,还给道友好好说话的机会。

  但若话不投机,还请少说半句;

  今日你我将话说个清楚,日后也免得引起什么误会。”

  当下,李长寿自顾自地坐下,那狐女犹豫一番,像是受了气的小媳妇一般,委委屈屈坐在了李长寿对面。

  此刻,天庭中的海神纸道人,刚能看到月老姻缘殿,故李长寿并未着急在柳树下开口多说。

  时机未到。

  不远处,灵娥端着茶壶茶杯向前来,喊了声师父,为两人奉茶。

  这自然也是李长寿传声安排的。

  当下,李长寿趁机对灵娥露出慈祥和蔼的微笑,言道“徒儿,辛苦你了,去修行吧。”

  灵娥虽不知此时的师父是师兄扮作的,但平日里的师父,对自己也是这般慈祥,当下欠身行礼,称了声是,转身而去。

  李长寿含笑点头,随之将目光挪到了那狐女身上,面容瞬间变得十分严肃。

  “道友,想说什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晓慕裕沉只为原作者言归正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言归正传并收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