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权相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唐大叔,我把翩儿送回来了。https://”把羞怯的小翩唐送还给唐耀,阿真是一点罪恶感也没有。

  唐耀早就后悔把闺女交给他了,焦虑中见自家闺女终于回来了,大掌刻不容缓的从他手里抢过闺女,恨瞪眼前这个臭小子好一会儿,才不高兴问道:“你把君儿带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这么晚回来?”

  知道他在担心什么,阿真脸不红心不跳,挤出一脸假笑道:“就在去城外看看河,聊聊天呀。”话落,指着低头不敢言语的翩君,无辜说道:“唐大叔你看,翩儿不是好好的吗?”嘿嘿嘿!外面是好的,可是里面已被他吃干抹净了。

  低头的小翩君被自家爹爹护在身后,听闻阿真哥哥这番话,羞臊地抬起双眸,娇嗔地瞪了一眼这个满口谎言的准夫君,见他正用色咪咪的眼神看她,赶紧垂下涨红的小脸,不敢看他,也不敢让他看。

  “嗯。”也看不出自家女儿有何损伤,唐耀安下心后才赶人道:“天要黑了,赶紧回去吧。”

  夕阳沉沉下坠,天色渐渐黑了。可……

  “翩儿……”要走时,阿真不舍地朝前温柔轻唤。

  “阿……阿真哥哥。”羞羞抬眼睇了一眼眉头倒竖的爹爹,翩君才小声嘱咐道:“路上小心。”

  “嗯。”阿真是极其不舍,深情再细凝他的小翩儿一会儿,才转眸往倒竖浓眉的唐耀辞道:“唐大叔,我走了。”

  “去去去……”唐耀不耐烦的把眼前的臭小子赶出小摊,凝望那条渐行渐远硕长身影,暗叹出一口气才转身朝自家闺女催促道:“君儿,你先回家吧。”

  “是爹爹。”愣愣从远处那道俊逸的身影收回瞳眸,翩君脸儿一红,应是后双眼情不自禁地再向远处眺去,见阿真哥哥不在了,才微红脸儿转身朝街道另一端逃似的飞快跑去。

  “唉……”瞧自家闺女如此眷恋那臭小子,唐耀轻叹出一种为人父的落寞。女儿长大了,留也留不住。虽然那臭小子混了一些,可却也聪明绝顶,难得的还是他如此疼爱君儿。他应该要高兴才对,可为何心中会有不快?会感到空虚?

  渐暗的天色,唐耀把脖项上的汗布摘下,双眼愣眺那轮沉沉下坠的火红夕阳。心头空虚地对在天之灵的妻子喃道:“月娥,君儿长大了,也有喜欢的人了,你开心吗?”

  天亡我也!

  拐进华灯初上的幽道内,阿真远远就见到沈老爷子杵在府门口探头探脑,一张很愉快的俊脸马上哀愁了起来。

  等了近一个时辰,沈海的一张臭脸直逼的站岗于府门前的四名兵士喘不过气。

  看了看沉坠的大轮夕阳,沈海焦急不已,老脸再不知第几百次转向幽道时,蓦然惊见那个混小子回来了。见到他,沈海满腔的怒火顿熊熊燃烧,熊熊旺烧。“混小子,马上给我滚过来。”

  正在想沈老爷子会如何暴走时,突闻这声呐吼,阿真的脖子自然紧缩,胆颤心惊中怯懦地向府门眺去。惊见沈老爷了踩着地雷怒冲冲蹬下台阶朝他奔来。嘎崩一声,阿真的牙齿巨寒。死……死定了,而且还是尸骨无存的那种死法。

  “混小子你给我站住。”朝幽道狂奔,沈海见这小子竟然敢后退,顿时更怒了,一双风火轮加上了马达,油门是一脚踩到底。

  刚刚转身要落跑,耳边一阵风扫过,随后一条老迈的身影就堵住自已的退路。

  既然逃不掉,阿真紧拎起小心肝,强挤出一脸谗媚的笑脸与对方暴怒老脸相视。“嗨!沈老爷子,逛……逛街呀。”聪明的脑袋拼命直转,思索着该如何应付暴怒的沈老爷子。呜……!他不想被狗链拴着啦。

  “咚……”

  “啊……”

  “我草……”双手紧捂着巨痛的大脑门,阿真眼角溢出少许泪渍,痛彻心悱破口大骂:“该死的老头子,都跟你说不要敲脑袋了,你还敲的这么大力。”

  “混小子。”使尽全力狠赏了这混小子一大爆粟,沈海蹩了整下午的怒火才舒解了一点,随后老掌毫不犹豫猛捏住他的耳朵,狠拽起捂头痛蹲的他,怒火把绯红的天际烧的更红了。

  “痛痛……”大肥耳被拽,阿真斜着脑袋被牵着走。“轻……轻点……”

  “你小子竟敢如此无法无天。你你你……我我我……”沈海气的浑身颤抖,凶狠瞪着身边这个混小子,咬牙破骂:“你死定了,今天我不用狗链把你拴住,我就……”

  “别别别……”惊见沈老爷子这么凶恶,阿真冷汗涔涔打断他道:“沈老爷子,大家都是文明人,有话好好的说,不要这样子嘛。”

  “哼……”把这混小子拽到府门口,沈海恨甩开他,不可置信地指着他破骂:“你小子竟敢让大小姐伤心……我……”想到大小姐自他走后就愁眉不展,沈海立马卷起袖管,一副今天不把你丫的揍出浑身是角,誓不罢休样。

  惊见沈老爷子气的整张脸都变黑炭了,阿真吓的连去揉红肿的红肿耳朵都没有,长臂赶紧搂搭在这对老肩上,急催解释道:“沈老爷子,你听我说,先听我说嘛。”

  “不听。”卷起袖管沈海狠瞪身边这混小子,“今天你死定了。”这小子油嘴滑舌,溜的跟泥鳅一个样,如听他说,肯定又被他生生哟过去了。什么都不听,先揍一顿准没错。

  “哇……”见沈老爷子一副摆明就是要他的命,阿真蓦然向后跳出一大步,大瞪双眼指着他叫道:“就算是死刑犯也要过堂审,沈老爷子你也太不讲理了吧?”

  “我就是不讲理,怎么样?”卷完袖管,沈海狠瞪阿真,老手朝他招了招,咬牙威胁道:“是你自已过来让我揍,还是我过去揍?”

  “有什么差别吗?”

  “当然有。”沈海喷出一鼻子气,“过来让我揍可以留点全尸,我过去揍连全尸都没有。”

  “靠,左右还不都是个死?”惊见前面的沈老爷子这么坚决,阿真老脸大哀,大势已去的颓下双肩哀道:“那先说了,不准打脸。”边说,脚跟微微向府门口移。

  “行。”沈海大方点头,踩着雷霆重步朝前面小子步近。

  惊见老爷子跨步了,移到府门前的阿真心里嘿嘿一笑,马上转身拾步朝府门奔去。打不过,咱不会跑吗?沈老爷子咕拜!

  “砰……”心里刚喊完咕拜,双脚马上被门槛绊倒,大地顿时颤了三颤。

&emsp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周权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晓慕裕沉只为原作者阿真浅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真浅浅并收藏大周权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