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权相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当阿真浑肚子火的跨出殷府大门,为老太君提药回来的福绒,见他气冲冲地跨出门槛儿,立即急问:“姑爷您要去哪里?”

  话落,拾步上阶的老迈身躯愣怔了,倒抽了口气地急急跑上台阶。http://“姑爷您的脸怎么弄伤了,得赶紧处理为妥。”

  “抹把口水就行了。”说道阿真抬手轻碰了脸上的伤痕,一阵刺痛顿让他老脸微微抽筋。妈的!他林阿真活到这么大还从没让人这样对待过,浑身的伤还是被一娘门给弄出来的,真是枉他身为七尺男儿身了。

  “总管老爷爷,你提的是什么东西?”暗骂中,一双贼眼自然地瞟向前面老头手提的两包东西,这两包东西从其外表,与包装纸来看,应该是药材。

  愣看他脸庞的福绒见他询问,蓦然想起得赶紧为老太君煎药,心急地劝道:“姑爷还是先别出门,伤得先治疗才是。”

  “死不了人。”摆了摆大掌,阿真转身再看了一眼这个红漆涂成巨大府门,轻轻拍了拍前面的老爷爷总管,不再言语地拾步下阶。

  福绒感觉他不太对劲,搔着脑门转身朝下阶的阿真唤道:“姑爷,您这是要去哪里?”

  “西天取经。”阿真脚步不停,高举手臂向上挥了挥。

  福绒一愣,侧着脑袋想不出个所以然,担心地朝渐行渐远的自家姑爷唤道:“那您早点回来。”

  如果不是心情不好,阿真肯定会乐的摔倒在地,然后爬起身大赞老爷爷总管忒有才。但是现在的他,五脏六肺正熊熊燃烧,没那个闲致心情调侃。跨着大步,板着个棺材脸,很快就朝前面攘来熙往的大街隐了进去。

  掉到古代的阿真可以说是初出娘胎的雏鸟,身边来来去去的人全都正统的古装,放眼眺去,街道两边琳琅满目的铺店,铺店门口无一例外全都挂着那种电视上常见,绫形用同心结串成的店铺招牌。

  古色古香城道,古老的瓦砾平房和双层木阁楼房,密麻的布满在杭州城道上。

  走在大道上的阿真,如刘姥姥逛大观园,看的是目不暇接、眼花缭乱,既惊奇又好奇的细看着这栋栋古色古香的建筑与驴马车人。

  “好多钱啊。”放眼眺去所有的东西,全都是一叠一叠的人民币。在这里随便拿一样,回到二十一世纪,足可以让他玩女人玩到气血俱亏、精尽人亡了。

  日正当空,一轮烈阳大发着雄威。

  刘姥姥把大观园看腻了,口干舌燥外加汗流夹背,晕头转向的从前街走到后街,再从后街走到旁街。阿真终于明白放眼眺去的人民币全都是浮云,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到城门,不!得先喝口水才行。不然还没找到城门,他就要被晒成人干了。

  西湖美丽的水儿泛着粼粼的光辉,雾雾的水蒸气火烤下袅袅向上蒸腾。

  杭州的西湖自古就有名,其美自不在话下。但是纵然西湖在美,有谁会吃饱撑着在烈阳当空来欣赏。如真有?那此人除了脑袋破外,肯定还进了大量的水。

  所以当阿真惊见那一湖巨大的清泉,什么美不美全都是狗屎,还是民生最重要。

  “哇……”犹如沙漠中快喝死的旅人见到绿洲,一声比绝世美女应喏让他睡更狂喜的呐吼从他大嘴内逸出,也不管会不会吓到路人,张开飞舞的双臂,飞速朝那湖清泉狂奔而去。

  青青的绿草,巍巍的桂兰。伫立于湖畔边的槐柏榕桑、花柳杨桃,密麻中见秩序,锦灿中见秀丽。

  如不是怕吓坏古人,阿真肯定把自已脱光卟通跳进清澈泛粼的湖中,毕竟来到保守的古代,该收俭的还是要收俭点的。所以——

  “咕噜……咕噜……”驼鸟遇到危险时就把头埋进地里藏着,在这里,林阿真的模样与驼鸟是一致的,如果勉强要说不一样的话,那就是一个是把头埋进地里,一个则是埋进水里。

  “啊……”深埋进沁人心脾水下的头颅,在缺氧时从清澈的湖中拔了出来。一声极度痛快的仰叫完,湿淋的大嘴情然自禁唱道:“西湖的水我地泪,我情愿和你化作一团火焰……”

  歌曲未完,湿漉漉的大脑袋再次卟通插进水里,咕噜、咕噜地猛喝。管他有没有细菌,在此刻没有什么比爽更加重要了。

  当喝饱了、解渴了、爽快了,阿真才跚跚从绿地上爬站起身,非常没道德的从喉咙里咳出一口浓痰,凶狠地朝清波粼粼的湖面吐上,直到此刻他才感觉心情舒服了一点。

  “迎阳酒馆、迎阳酒馆……”从西湖街往上走,阿真一双贼眼不停瞄着两旁的招牌。

  走了许久,仍然没见到路人乙所说的迎阳酒馆。他不会被骗了吧?应该不会啊,骗他又没有糖吃。

  灼热街道很是长远,直到走的腿非常的酸,阿真才兴奋地指着前面那吊绫形串挂的招牌叫道:“找到了。”随后又不可思议地大瞪双眼,据刚才路人乙所说,前走一会儿就到了。一会儿!这是一会儿?他妈的他都走了近半个时辰了。

  转晕头的他找到迎阳酒馆,大步飞快的向右侧的道路拐去,直到见到那个巨大的城门,阿真的脚步才轻微的减缓。

  “好大!”越走越近,他那颗大脑袋也越仰越上,愣看着眼前这道高达十数丈的伟雄堡垒,顿时对古人的毅力佩服的五体投地。在没有高科技的封建世界里,能把一块比一块还要大的巨石堆积出一栋堡垒,足让人稀虚惊叹纯朴劳功人民的伟大。

  巨大的城门三个门洞,其中之最属中间的洞门,两旁的洞洞虽然小了点,但四坦克并排开过也措措有余了。

  真枪实刀的兵士不嫌热地穿着厚重的铠甲,威严又彪凛地力持长矛,一动不动刻守在各门洞边上,一名眼见就知比兵士高级的老大,大掌紧握住腰中的腰刀,满脸横肉地在各门洞前回来巡走,如炬的目光凛冽地观着进进出出的商旅。

  见到那名如猎狗巡嗅的兵士老大,阿真紧咬住大嘴,强强死忍要脱出口的爆笑。不吭半声地赶紧跟着出城的百姓们向右边那道门洞走了出去。

  一出城,宽广的官道两旁摆满着密密麻麻的小摊,看是要甜的还是要咸的全都齐了。随着他的每走一步,两旁的小摊全都不停的勾引他体内的馋虫。

  中午了,自早晨吃过一顿,便没有吃过任何东西,大量的奔走早令阿真饥肠辘辘了。身无分纹地勒了勒裤腰带,吸回淌下的口水,暗叹一声朝无尽头的官道步去。

  这一幕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了。他小说里的林阿真流落到雷州时,跟他简直一模一样,同样是穷困潦倒,同样是饥肠辘辘,所有的一切全都惊人的相似。想到这里,阿真苦笑了一下,自嘲地吟道:“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莫悉前路无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周权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晓慕裕沉只为原作者阿真浅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真浅浅并收藏大周权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