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最狠暴君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值税之类一样,跑税务局交人民币,而是杂七杂八,大体上分为谷、帛、金铁、物产四类,谷就是交纳各类谷物,帛就是各类的织物、金铁包括金、银、铁等,也包括通行的铜钱和铁钱(没错,见同书《食货下(二)钱币》一节,宋朝通行的有铜钱,因为铜不足,有些地方还通行铁钱),另外还有物品,比如各类的茶、盐、革、草、蜡等,都是官府收税的对象。

  所以,大宋朝廷在计算税收的时候是怎么算的呢?下面有句关键的话:

  “凡岁赋,谷以石计,钱以缗计,帛以匹计,金银、丝绵以两计,藁秸、薪蒸以围计,他物各以其数计。至道末,总七千八十九万三千;天禧五年,视至道之数有增有减,总六千四百五十三万。”

  注意到了没有?粮食用“石”,钱用“缗”、帛用“匹”,金银和丝帛才用“两”,另外还有草(一般是供应军马使用等)、薪炭等用“围”,其他各种物品都有各自的计量单位,所以下面这个宋太宗至道末年的70893000这个数据的单位是什么呢?“石缗匹两围……”

  也就是说,我收一万围的草,也是算一万的数目——但是你不能说一万围草折合一万贯钱吧?要是一万围草折合一万两银子那更扯淡了,哪怕真要折算成贯,那么请问用什么样物价标准,何时?何地?有何出处?这些麻烦的问题不解决,这个折算就不科学。

  “贯石匹两”这样的单位在宋朝可是非常常见的,《食货志》里还有类似的记录,比如同篇的:“正税并积负凡九十二万二千二百贯、石、匹、两有奇。”从宋朝的实际来看,把这些杂七杂八的单位统一折算成银子也没有必要。

  还有一点就是,宋朝的币制极为混乱复杂,为统一的各个朝代所罕见,就连一贯/缗到底值多少,甚至有多少文钱这个问题都很难回答。

  宋朝有钱币也有纸币,钱币又有铜铁之分。而大宋的交子这个东西,前期的时候还好,中期贬值加速,后期更是直接呈指数型趋势恶性通胀。

  而正是由于宋朝铁钱的发行和纸币的泛滥,实物和金银不加换算的一股脑统计,才会让人误以为宋朝比明朝乃至于鼓励全民种烟(阿芙蓉,懂的都懂)然后自产自销还要兼顾出口的螨清还要富裕,而后世的某些沙雕网络作者们更是动不动就拿着这个数据说我大宋有钱。

  问题是,大宋要是真有钱任性,何至于连封桩库里的钱都花得一干二净?真有钱任性,老百姓吃饱了撑的才会一年造上两回反?

  实际上,大宋的朝廷和皇帝还有那些普通的老百姓是真特么没什么钱,而打仗本身就已经是极为费钱的事情,更别说赵桓打仗还一向都是奉行给老子炸的火力至上原则。

  从汴京城到太原再到析津府直到最后的西京的连续几场大战,赵吉翔跑去亳州烧香时留下的一千万钱早就已经花得一干二净,就连变卖了龙德宫里诸多宝物之后换来的那点儿钱也没剩下几个。

  所以,赵恒觉得世界上最最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人为了活着,把钱都花没了。

  伸手揉了揉额头,赵桓干脆把目光投向了何蓟:“对了,上皇他老人家在龙德宫住的怎么样?最近有没有创作什么字画一类的东西?”

  出言一出,何蓟顿时感到一阵蛋蛋的忧伤——

  当初龙德宫被搬成什么模样了?那是真正的耗子去了都要含着眼泪走,小偷去了可能还会留下两个铜板!

  现在官家又把主意打到了上皇字画的身上,倒还真是我大宋第一大孝子呢~~~

  迟疑了一番后,何蓟还是老老实实的躬身答道:“启奏官家,上皇自从回到龙德宫之后,便醉心于字画和清修之中不可自拔,最近又有许多大作问世。”

  赵桓这才将目光投向了种师道:“钱的事情好办。如今国事维艰,当厉行节俭,朕回头就下旨,令后宫缩减一部分支出,再加上今年的春税,还有上皇他老人家赞助的字画,应该也差不多了?”

  ps:今天晚上还会有一更。然后半夜00:00的时候,也就是7.1的0点,应该就会上架了。朕会全力码字,码多少就更多少!顺便求票!朕想看看会有多少人订阅这本书。

  再ps:感谢书友“核平东京01”和“孤夜枫1360”的500起点币打赏,感谢书友“西陵皇帝”的100起点币打赏。

章节目录

大宋最狠暴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晓慕裕沉只为原作者天煌贵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煌贵胄并收藏大宋最狠暴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