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风流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   去年,因被旧友、广陵郡的上计吏秦松说动,糜竺决定“左右逢源、借力使力、以自抬身价”,遂与广陵生意来往,卖给荀贞了不少的铁、粮诸物,解了荀贞的燃眉之急,最后果如秦松之言,他果因此而更得到了陶谦的示好和重用,可却也同时不可避免地得到了陶谦的一些猜忌。

  些许的猜忌是可以接受的,可如果猜忌转变成忌厌,那就得不偿失了,故而,为了避免发生这样的事,他於是决定一言不发。

  糜竺不说话,赵昱也不吭声。

  赵昱素以“高洁清廉”自许,自视为本州清士,早前是被陶谦逼着出仕,这才当了州别驾从事的,老实说,起初的时候还好,他虽是被逼出仕的,可陶谦重其名德,为能借得己用,礼遇他甚重,可随着接触的时间越长,他越是反感陶谦的强势和野心,私下里他曾对密友说:“陶徐州族声不显,成名於军伍间,性傲而刚,欲远而强,实非良主”,已是数有挂印辞遁之意,只是迫於陶谦的强硬,害怕会被陶谦抓回,受刑狱之罚,因而才在州府待到今日。

  他既然是越来越反感陶谦,并且他本来就是不赞同陶谦进攻彭城的,——彭城又没什么错,又不是造反起乱了,你陶谦无缘无故地去打它算怎么回事?别说你不是徐州牧,只是个徐州刺史,你便是徐州牧,也不能无缘无故地去进攻治内一郡啊!这太不像话了。视朝廷为何物?视纲纪为何物?这岂不是把自己看成了土皇帝,把徐州看成了是他陶家的天下?形同反逆。并且,再则还有一样,你陶谦是扬州丹阳人,可那彭城的百姓却是徐州人,虽不是赵昱的同郡乡人,可却是同州,共在一州,彭城的士人,赵昱也是认识、相熟不少的,兵乱一起,定有亡者,你一个扬州人,为了私利,去打徐州人,因畏陶谦的威势,赵昱没强烈反对已是心中有愧,这么个情况下,又可能还支持陶谦,积极地为他出谋划策?因是之故,他也不出声。

  不过,赵昱和糜竺虽都是不出声,本质上却是有区别的。

  糜竺是为了自家在州府内的地位着想,赵昱则是因为根本就反对陶谦攻取彭城,也正是因了这个缘故,对荀贞分兵遣驻符离这件事,赵昱心中其实是“很欢迎”的。他当然知道荀贞分兵驻入符离,说到底,不是为了徐州人,不是为了彭城人,而也是和陶谦一样,是为了私利,所谓唇亡齿寒,彭城一下,下一个肯定便是广陵,所以荀贞出兵符离,可不管荀贞是为了何种缘故,至少看起来他似乎可以遏制住陶谦的野心,这就是好事,对徐州人来说,就可以避免无谓的战火。

  陶谦目见赵昱、糜竺两人皆默然不语,心中不悦,只是他颇有城府,脸上没有显露出来。

  事实上,陶谦此次欲趁机取彭城,之所以没有马上展开进攻,而只是先摆开一个态势,其中固然是有忌惮荀贞,担忧荀贞会回师驰援之故,另外却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正是:在他的府内、帐下,如丹阳人笮融、兖州人臧霸等固然是不反对、或而支持他的,可如赵昱这样的徐州当地士人,却有不少都对此明确地表示了反对,甚而是非常强烈的反对,内部的意见不一,陶谦因而也不好轻举妄动,毕竟他是在徐州为刺史,不能无视徐州本地士人的意见和舆论。

  糜竺、赵昱不说话,陈登开口了。i527

章节目录

三国之最风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晓慕裕沉只为原作者赵子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子曰并收藏三国之最风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