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风流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陈登说道:“我亦以为荀广陵兵入符离,其意必在彭城。%

  陈登出身州郡冠族,本身又才华横溢,年纪虽轻,然已显露出有命世之才,自被陶谦辟拜为徐州的典农校尉以来,抚农垦田,修缮水利,成绩斐然,深得陶谦的重用。

  陶谦见他开口,心中甚喜,缓声问道:“元龙,那以你之见,荀广陵如真是意在彭城,该如何应对?”

  “彭城相傲慢,数犯忤明公,固当惩之,可今荀广陵既已兵入符离,以在下愚见,攻伐彭城这件事恐怕是不得不要缓上一缓了。”

  陶谦不置可否,只“噢”了一声。

  陶商听了这话,有点不乐意,说道:“陈校尉未免言过其实。”

  陶谦问道:“怎么?”

  陶商侃侃答道:“荀广陵兵虽已入符离,可据报,这入符离的荀兵只有两千人而已,带兵之将亦非姜显、荀成、辛瑷等荀广陵帐下的诸位上/将。寡兵弱将罢了,纵入符离,何足道哉?彭城相薛礼自恃郡富、器精,一向来不把父亲放在眼里,多次犯上,早当惩之!岂能因荀广陵区区两千分兵之故,便就此打住,偃旗息鼓,班师而还?如果这么做了,定会为州人笑,为天下人笑!父亲,儿以为:压根就不必去理会荀广陵那两千弱兵,只管两路并进,共击彭城,彭城地狭,没有什么山川大阻,只要父亲下了决心,并决心不改,取之易也。”

  陶谦问陈登、王朗诸人:“卿等以为呢?”

  王朗拈须不语。

  陈登说道:“明公明鉴:入符离的荀兵固然不多,只有两千,可荀广陵善战,麾下皆精兵强将,这两千兵马既然被他派去符离,担此重任,想来定是能战之卒……。”

  陶商打断他的话,说道:“荀广陵帐下能战,我军丹阳兵、泰山兵难道就不能战么?”

  “丹阳兵,天下精卒;泰山兵,名闻海内。丹阳、泰山二军当然能战,可问题是……。”

  “问题是什么?”

  “丹阳、泰山二军虽精,却也万难在短日内既败彭城、又败荀兵,而若不能在短日内取胜,那么颍川至彭城只数百里地,荀广陵今与孙乌程联兵数万,正屯驻阳翟,万一他二人闻讯联兵来救,数日可到,待到那时,就不是能否取胜的问题,而是将会面临会否落败的困窘了啊。”

  陶谦问王朗:“卿以为呢?”

  王朗说道:“陈校尉所言甚是,恳请明公务必三思。”

  陶谦哈哈一笑,说道:“还用得着什么‘三思’?卿等所见,正与我同。那彭城相薛礼傲慢无礼,州人共怒,我虽久欲惩之,可奈何荀广陵不知详细,竟被他蒙蔽,而因此分兵入了符离,……,我素敬荀广陵忠直为国,当此之际,怎能与他在存在着误会的情况下刀兵相见?我当择机先遣人赴阳翟,面见荀广陵,分析曲折之后,再与诸卿议进兵之事。”

  王朗、陈登诸人齐齐下拜,口中说道:“明公神武英明。”

  议事毕了,陶商把王朗等人送出,转回室内,愤愤然地对陶谦说道:“阿翁,王朗、陈登诸辈,枉阿翁那般厚待、重用他等,结果却要么闭口不言,吃里扒外,心向荀贞,要么巧言乱辩,明着看是为阿翁着想,实却也是心向荀贞,真是可恨可恼!”

  陶谦摇了摇头,说道:“非也,非也。”

  陶商愕然,说道:“阿翁此话何意?什么‘非也、非也’?难不成王朗、陈登诸辈不是心向荀贞,倒是心向阿翁不成么?”

  “他们当然不是心向於我。”

  “那阿翁何来‘非也’?”

  “但他们也不是心向荀贞之。”

  “那是?”

  “你难道还没有看得清楚么?他们到底心向於谁,我以前可是都已经对你讲过了啊。”陶谦看着眼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三国之最风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晓慕裕沉只为原作者赵子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子曰并收藏三国之最风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