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魔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大厅内顿时一片寂静,诸人面面相觑。https://

  “对,只有这一个可能!”沈母重重点头。

  沈玉霜的姿色,在江北大小豪门之间是出了名的,能与其相提并论的不过三两人,樊邵云看上沈玉霜,那是太合理不过了!

  “怎么可能?”沈玉霜连连摇头:“我已经嫁人了,樊少怎么会看上我?明明是秦哥和樊老相谈甚欢,我今天看见了的。”

  沈玉艳带着几分嫉妒酸酸道:“谁不知道他是个窝囊废,现在还是分房睡的?难怪周少对你一往情深,追你这么久,你都不同意,原来是勾搭上樊家少爷了。”

  沈玉艳话音刚落,便听“啪”的一声清脆的耳光。

  “请注意你的措辞,不要随意侮辱我妻子。”苏秦淡淡道。

  “你……你个废物敢打我?”沈玉艳不可置信的捂着脸,她完全没想到,苏秦居然敢打她的耳光。

  沈玉霜也愣住了,没想到苏秦居然敢对沈玉艳动手,她的心里虽然有些埋怨,却也有一丝丝甜蜜。

  “苏秦?你算什么东西?一个赘婿,居然敢对玉艳动手?”沈海涛顿时大怒。

  “她又算怎么东西?居然敢侮辱玉霜?”苏秦针锋相对道。

  “你……”

  “好了!”沈老奶奶重重一顿拐杖,道:“玉艳,这种有辱家风的事不要乱说。”

  沈玉艳心有不甘,但却不敢反驳老奶奶,只能连连点头,心中暗恨,老奶奶居然偏向那个废物。

  她却根本没考虑,明明是她先口不择言的,老奶奶最爱面子,这种有辱门风的事,哪是能乱说的。

  只听沈老奶奶道:“这件事,谁也不许说出去。”

  沈家之人纷纷称是,可是包括老奶奶在内,心思却是各异。

  沈玉霜成年后,来沈家提亲的人踏破门槛,包括同为江北七家的周家。周家的少爷周辰言就一直对沈玉霜一往情深,沈家屡次逼迫沈玉霜离婚,就是为了让沈玉霜嫁入周家促成周沈两家的联合。

  可没想到的是,这个窝囊废苏秦一直在其中碍事,成了横在周、沈两家之间的一根刺。

  现在,难道樊家也看上玉霜了?这可不是简单的情情爱爱,豪门婚姻,向来是关系到家族存亡的大事,尤其沈家面临的这个紧要关头。

  沈老奶奶思虑半晌也难以确定,叫过郭玉荣道:“玉荣,这事,想办法去打听一下,不要声张。”

  郭玉荣微微点头,道:“妈,我们和樊家很少往来,这倒是不好打探,不过下个月就是您的七十大寿,各家都会来祝贺,不如到时候趁机会试探试探。”

  老奶奶微微点头,显是同意了。

  一夜无话。

  樊家,樊老正满脸慈爱的和个穿着连衣裙的靓丽女孩有说有笑。

  这少女相貌纯净无暇,楚楚可人,肌肤白的像最精细的象牙,正是樊老最宠爱的孙女,樊素。樊素本在江南开拓一处分公司的生意,听到爷爷病愈,父亲被赶走这一连串的大消息,连夜赶了回来。

  “爷爷,你把黑卡给了一个外人?”樊素一脸好奇的问道。

  “一点铜臭之物算什么?苏小兄弟可是位高人,若不是他,我的病还没法这么快好转,你以后一定要多多结交,万不能得罪。”樊老告诫到。

  一点铜臭之物?那是一点?一张黑卡,可是能调动樊家十分之一家产的啊!樊素在心底呐喊。

  整个樊家,也只有一张黑卡。作为樊老最疼爱的掌上明珠,这张黑卡,基本已经是内定给樊素作为嫁妆了,可现在,爷爷轻易将黑卡给了个外人,让樊素着实难以理解,要不是爷爷谈吐还算正常,樊素简直要觉得爷爷是不是病的又重了。

  樊素可不是樊邵云那样的二愣子,表面上楚楚可人,一脸单纯,可实际上却是精明的很,少有人能在她手上讨了好。

  “我倒要看看,那是什么人,哼。爷爷刚刚伤愈,脑袋还不怎么清醒,怕是被那人花言巧语给骗了。”樊素心中暗想,表面却一脸乖巧:“既然爷爷说是高人,那铁定没错了,以后我见了他,一定恭恭敬敬的。”

  “不仅如此,要拉拢,知道吗?樊家当年筚路蓝缕,从海州避难到江北,打下这样大的生意,靠的是什么?是朋友!是眼光!是信义!”樊老面色严肃道:“当年要不是我一饭之恩,拉拢到了落魄时的杜时钦,又怎会有今日樊家偌大的家业?”

  樊素心中无奈,这事爷爷也算讲过百八十遍了,耳朵的听得长茧了,然而她又不好打断,只得乖乖听完,心思却早就飞到了八百里外。

  就在这时,樊邵云风风火火的闯进门来,大老远便喊:“爷爷,我有重要事和你说。”

  樊素一见,顿时来了救星,道:“爷爷,让哥陪你聊会,我还有些事。”

  至于樊邵云的重要事,她是没一点兴趣,她这位哥哥什么德行,她最是清楚,无外乎一些狐朋狗友鸡飞狗跳的事,反正没一件正经的。

  樊素出了门,立刻唤来一中年平头中年人,道:“王叔,给我去查查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秦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晓慕裕沉只为原作者中二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中二饼并收藏秦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