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命法医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洁,跟岚岚在一起,那你就不是徐祸祸了。你和岚岚真是有缘无分,别人也不能强求。不如这样……”

  她眼珠子骨碌一转,指了指我脚畔的小豆包,“你刚才不是喊它包爷,说要跟它混嘛。这么着,你要是赌输了,你就拜它做大哥得了!”

  我点头:“好,一言为定!”

  沈三急着反对:“别啊!二哥,你要跟这狗崽子拜了把子,那我和大哥不都得跟着饶进去嘛!”

  大背头冲他瞪眼:“我们俩打赌,你掺和什么劲!大不了各论各的!”

  说着,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居然径自把手伸进那人怀里掏摸。

  我犹豫了一下,没拦她。因为在意识中,我已经认定,除了徐魁星和徐碧蟾等有限的几个人,这里所有的人都会一直处于定格的状态。

  可是,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大背头刚把手伸进那人怀里,对面突然传来一声低呼:“大事不好!”

  “哎呀妈……”

  大背头‘做贼心虚’,差点没仰八叉栽过去。

  我和沈三、阿穆也都被吓了一跳,阿穆急着蹲到墙角,我拉着大背头和沈三本能后退。

  刚退后两步,身前那人竟然也有了动作。

  只见他一只手仍是探在怀中,眼睛却是凌厉的逼视着对面的男人,厉声道:“管好你的嘴!”

  我刚才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人的身上,并没有留意他对面的人。这时看去,那人除了一袭难掩的江湖气息,实在貌不惊人。要说有什么特别,就是鼻子下方和上嘴唇之间,有一道竖直的疤痕。

  兔唇?

  我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的同时,眼珠转动,小声说了句:“三瓣子嘴?"

  我声音不大,却是故意说出来的。

  对面的人确实像是天生兔唇,后来经过外科医治一样。或许很多人会说,老年间哪会有人做外科手术?那我只能说他孤陋寡闻。泱泱华夏,上下五千年,就不说华佗提出给曹阿瞒做开脑手术了,单是行走在乡野间的那些‘野郎中’,对一些表皮的创伤实施‘手术’的例子都举不胜举。

  三瓣子嘴忽然开口,并且能够行动,是我们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然而,他才刚说了一句,就遭到了我面前这人的喝叱。

  一时间,不光这两人,正坐的汤守祖也从定格中恢复,变得‘正常’起来。

  可是,我故意说了声‘三瓣子嘴’,在座的三人,却没有一个有丁点反应。

  沈三眼珠转了转,绷着嘴,把一只手伸到桌子中间快速一晃,立刻缩了回来,看了看三人的反应,转向我长吁了口气,“他们压根看不见咱们。”随即苦笑:“二哥,你真是阴差吧?我已经死了?要不然,咋会看到这么邪门的事呢?”

  话音没落,就见对面的三瓣子嘴端起酒杯,猛地一饮而尽,将杯子重重在桌上一顿,“向南兄,你精进了?如若不然,你连家伙事都还没掏出来,就能算到我想说什么?”

  我面前这人仍是面沉似水,把手从怀中抽出,手里却什么都没有,只凝眉看着三瓣子嘴说:

  “你我同属金典,为了相同的目的前来。你是想救人,还是想害人?”

  三瓣子嘴本来对他很有点不忿,闻言一怔,接着竟自己抽了自己一个嘴巴,“你这破嘴,又要犯老毛病了!”

  那个被称作‘向南兄’的男人短叹一声,冲他摇摇头:“算了,少说话。且先让我算一算。”

  说话间,再次伸手入怀,掏出一样东西轻轻放在桌上。

  随着“哗啦"一声轻响,大背头双手抱住大背头,哀呼一声:“完了,这老瘪犊子,怎么掏出个铁算盘来……”

章节目录

诡命法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晓慕裕沉只为原作者天工匠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工匠人并收藏诡命法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