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黎陆宴北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她眼中泛起一丝悲凉,盯着拉花的眼球时而模糊时而清晰,“但凡她还有点良心,又怎会把我扔到一个那样恶劣不堪的家庭里呢?”

  在苏家生活的这二十多年里,几乎如同她的噩梦一般。

  正因为苏家种种不堪,才让她遭遇车祸之后,潜意识里宁愿压抑着自己的记忆,也不愿让自己想起从前的那些痛苦的往事。

  苏泽拿棍棒揍她;

  苏薇欺负她,背叛她,勾引她的丈夫;

  刘云慧在明知她受尽了委屈后,还盲目的偏袒着苏薇……

  等等等等等……

  任何一点,任何一个画面,都能活生生将苏黎撕碎。

  眼睛里再次蒙上一层雾气,她有些坐不住了,“抱歉,这顿饭,下次有机会再补吧,到时候我请你们。”

  她说着,拎过包包,起身,迅速离开。

  “梨子!”

  池年也拎过包,连忙追了出去。

  黎枫面无表情在原位坐着,没动。

  手指没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面色沉下,眸底有淡淡的暗涌跃过。

  这段狸猫换太子的故事中,谁又比谁更好过呢?

  正因为看透了家庭的冷漠,看透了人心的复杂与黑暗,所以,他才迫不及待的想要与池年组建个家。

  他迫切的想要一个温暖的家庭。

  而家里这片温暖,只有池年能给他。

  哪怕两人小有争吵,哪怕她并不是那样爱着他,哪怕她还在抗拒着自己,可即便这样,他的心里也是温暖的。

  在这个虚与委蛇的世界里,他需要她,很需要很需要的那种。

  深夜——

  书房里,黎枫正伏案看卷宗资料。

  忽而,书房门被敲响。

  “进来。”

  是池年。

  她显然是刚洗过澡的缘故,头发还湿漉漉的没来得及吹,被她用跟头绳随意的绑在了脑后。

  身上穿着丝绸质地的浅粉色条纹睡衣,睡衣还上印着可爱的小草莓图案。

  长衣长裤,很保守,却偏一出现,就轻易撩动了黎枫克制的心火。

  她手中还端着一杯刚温好的热牛奶。

  光着脚丫子,走近过来,把牛奶搁在了他的桌面上,“喝了吧,晚上喝牛奶,有助睡眠。”

  黎枫手肘撑在桌面上,脑袋微微斜着,靠在手掌心里,侧目,懒懒的看着她。

  目光微热。

  池年感觉他的眼神像火一般,烧在自己身上,只一瞬功夫,她浑身就烫了起来,连带着脸颊都红了一圈。

  “我不打扰你工作了。”

  4e8dd3dc她说着就要溜。

  “明天跟我回家。”

  身后男人忽而道。

  “啊?”

  池年回转身,愣愣的看着他,“回哪个家?”

  黎枫把手中的卷宗阖上,端起手中牛奶,起身往外走,边走边回她道“黎家。”

  “回黎家干嘛?”

  池年光着脚,追在他身后。

  黎枫回头瞥了眼她光着的脚,不悦的敛了敛眉心,淡幽幽的道出两个字“相亲。”

  末了,走回去,把自己脚上的拖鞋脱下来,命令她“穿上。”

  池年“……”

  见他那副不容反驳的架势,她只得乖乖把自己的脚丫子钻进了他的拖鞋里。

  唔……暖融融的,很舒服。

  等她穿好,黎枫早已推门进了卧室里。

  池年只好又“哒哒哒”的圾着他的男士拖鞋,跟着跑进了卧室去,“相亲是什么意思啊?谁相亲?你说明白点。”

  黎枫已经拿着吹风机在房间里等着她了。

  “下次能不能洗完头后马上把头发吹干?”

  他板着脸,把吹风机递给了她。

  “怎么了?”池年瘪嘴。

  黎枫沉着脸道“水滴我地板上了,把地板泡了,你也赔不起。”

  池年“……”

  特别想用手里的吹风机敲开他的脑袋。

  还以为他关心自己呢,结果关心的是他昂贵的木地板!

  什么玩意儿?

  池年在这头生闷气,黎枫端着那杯热气腾腾的牛奶,自顾走去一旁优哉游哉的品鉴去了。

  池年早把相亲那事抛到了脑后。

  直到第二天,稀里糊涂被黎枫拽到了黎家,坐到了黎家的餐桌上,她才终于明白这所谓的相亲到底是什么意思。

  此时此刻,她的对面正坐着一位浅笑嫣然的千金小姐。

  女孩长相清秀,甜美,化着清透的裸妆,粉粉的腮红将她衬得更加清纯又少女。

  说起话来倒不是娇滴滴的,但也是温言细语,很讨长辈欢心。

  “枫儿,介绍一下,她是你云伯伯家的小千金云舒,你们小时候可还见过的,应该还有点印象吧?”

  对,眼前这位动人的小千金,正是今日黎枫的相亲对象。

&e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苏黎陆宴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晓慕裕沉只为原作者楠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楠坞并收藏苏黎陆宴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