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在洪武末年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柳淳打得很用力,朱棣打得更用力,可是他们两个加起来,还不如蓝玉的十分之一!

  蓝玉不但打人,还骂人!

  骂得咬牙切齿,口水狂喷。

  “畜生,废物!你不配姓常,你不是常遇春的儿子!”

  “告岳父的状,你不孝!领兵无能,丢父亲的人,枉为人子!”

  “对妻无德,上天让你绝后,是你的报应!”

  ……

  骂一句,抽一鞭子,生牛皮的鞭子硬生生打折了,拳脚相加,柳淳不止一次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常茂疼得背部反张,哀嚎痛叫,比杀猪还惨。

  柳淳恨不得打死他。

  虽然冯胜应该急流勇退,但是以如此屈辱的方式退下去,老爷子在军中的影响力都会大为衰退,等于是刨了一个大靠山,柳淳能不气吗?

  可即便是他,也不忍打下去了,常茂真的惨透了,惨到了没法形容。

  三个人从帐篷里走出来,常茂趴在地上,不停咳血,从口鼻流出血沫子,每一次呼吸,胸口就像撕裂一般的疼痛,豆大的汗珠,遍布额头,疼得太阳穴上的青筋凸起!

  常茂的眼角有两大颗泪。

  舅舅的怒骂,让他有说出一切的冲动,可他不能!太子还没有登基,他这个纨绔,还要继续下去……常茂的左手颤颤哆嗦,艰难地摸到了腰部,抓住了一个墨玉的貔貅!

  冰凉的玉石让常茂打了个激灵,多了一丝勇气。

  这是他最敬重的先生,送的礼物,貔貅那是武士的象征,墨玉貔貅,就是隐藏在黑暗中的武士!

  连太子都不知道!

  最高明的隐藏方法,不是躲在看不见的地方,而是看见了却想不到!

  纨绔子弟,就是最好的伪装。

  岳父大人,你可知道,功高震主,有人已经要对你下手了?我弹劾你,是小杖受,大杖走!只可惜,没法跟你说了,只能让你老人家误会着……

  常茂又摸索着墨玉貔貅,喃喃道:“先生,弟子忍得好苦啊!”

  我爹何等英雄了得,难道我就真的那么不堪吗?

  不!

  我胸怀韬略,武艺过人,哪怕舅舅,也未必是我的对手。

  可我不能,不能显露出来半分。

  洪武八年,六十五岁的刘基去世,在去世之前,胡惟庸带着御医,去给刘基开药,服用之后,病情加重,很快丧命。

  在临死之前,刘基给得意门生常茂写了一封长信,还送了一只墨玉貔貅!

  先生早就看出,朝局险恶,风云变幻,神鬼莫测,当年胡惟庸那些人就有意对太子下手,而这些年过去了,胡惟庸虽然死了,可危险丝毫没有降低,偏偏太子又是个仁厚的性子……留在台面上,帮不上什么忙,只有沉淀下去,让别人不在乎你,才能从容安排,小心布局……“保护好太子!无论如何,也要等到太子顺利登基!”

  这是刘伯温最后的遗言!

  老师用自己的性命,证明了朝堂的险恶,身为太子的小舅子,常茂必须扛下这份责任!

  十二年了,已经等了十二年,先生啊,弟子还要等多久?

  躺在地上,痛苦抽搐着,心里的纠结,比起身体上的伤痛,更加强烈无数倍,但愿这样的日子早点结束!这一夜,所有的泪,留给自己。

  ……

  从常茂的帐篷出来,柳淳本想去冯胜那里,没想到朱棣却主动邀请。

  “走,陪着本王走走。”

  没有法子,柳淳也不敢拒绝,只能跟在后面,他注意到,军营之中的宿卫已经换成了朱棣的人,因此行走其中,不用丝毫担心。

  朱棣的步伐很慢,又很稳。

  他默默走着,也不说话,足足过了一刻钟,两个人到了一片空地,最近的士兵也在十丈之外,朱棣总算停下了脚步。

  他没有回头,却用热忱的语气,近乎命令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奋斗在洪武末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晓慕裕沉只为原作者青史尽成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史尽成灰并收藏奋斗在洪武末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