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最狠暴君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另外,借着这次的机会,把路的行政区划改为布政使司制。”

  赵桓半眯着眼睛道:“布政使下再设府、州、县,县下设镇,由镇辖村,把地方官员的任期从三年一换改为五年一换。”

  正好借着这次的机会,彻底解决掉皇权不下乡的弊端。

  因为古代的皇权不下乡,其实跟官员异地为官而且任期只有三年有很大的关系——

  无论是为了避嫌还是防着官员在本地胡作非为,异地为官自然是应有之意。

  可是古代没什么普通话的说法,所谓的官话也仅仅是停留在纸面上的官方规定官话,哪怕到了后世,不照样有大量的百姓听不懂普通话?

  在十里不同俗,百里不同音的古代,这种情况就更加的明显,再加上刚刚到任的官老爷们往往对于当地的情况一无所知,所以这些官老爷们也不得不把一部分权利让渡给为官之地的“社会精英”来帮着自己处理问题。

  也就是吏与乡绅、读书人。

  与官不同的是,吏大多都是本地人,会说官话,能跟官进行交流,他们常年呆在同一个衙门,协助不同的官员办公。

  而且吏是没有官面意义上的薪水的,只能通过官让渡过来的那部分权力来养活自己。

  举个例子:假设官需要上缴1000两税银,因为他不了解地方状况,不知道谁有钱谁没钱,而且语言不通。他就只能让熟悉当地情况的吏来包办。

  至于之后这些税银怎么交,交多少,吏自己装腰包多少,这些官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吏能按时上缴1000两就行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官员的任期极短。

  纸面上规定的官员任期是三年一换,然而实际上的情况却是平均两年就会调任,所以这些官老爷们在地方上为官只时,只要能保证赋税的正常收取,外加没有什么动乱,这些官老爷们也乐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有了皇权不下乡的说法——

  就算皇帝能把握住从朝堂到路再到府、州、县的这一条线,可是县往下呢?

  从县再往下具体细分,乡镇这一级到村这一级的行政结构几乎就跟法外之地一样,有利的朝廷政令就执行,没用的就消极对待,甚至出现曲解政令的事情都不稀奇。

  更别说大宋本身就是小朝廷制度,扑买制度的存在更是大大的方便了官老爷们唱歌跳舞逛青楼的懒政。

  别以为赵桓能弄出来报纸就能解决掉皇权不下乡的问题。

  大宋的百姓的消息来源要么是听说书人说的,或者是听邻居的亲戚的七舅老爷家的三女婿的二大爷的小儿子说的,能看得懂报纸并且买报纸的普通百姓,始终还是少数中的少数。

  毕竟,哪怕是后世那些经历过网络洗礼的网虫,其中还有的是被滚着叽歪们洗脑的蠢蛋。

  在这种情况下,真真假假的消息混杂在一起,而官府对于底层控制力度不足,自然就造成了信息的不对等,容易被人忽悠。

  如果这些被人一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宋最狠暴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晓慕裕沉只为原作者天煌贵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煌贵胄并收藏大宋最狠暴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