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风流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陶谦的心思应该是很清楚的。----

  当诸路联合起兵讨董之初,声势浩大,成败未知,所以他坐观之,没有妄动,而今二袁相继兵败一场、酸枣兵散,讨董之势已不但是大减,并似有了分崩离析之态,故而他的胆子壮了起来,便选了在这个时候,趁着刘岱杀桥瑁之机,借全天下的目光都转投到了兖州,包括二袁在内的诸人都暂时无暇顾及徐州之时,先是表笮融,继而两路进兵,以图能一举拿下彭城。

  彭城即后来之徐州,此地的战略地位如前文所述,是非常重要的。

  不仅战略地位重要,彭城还产铁,农业经济也不错,人口亦称得上众多,这个地方一旦被陶谦拿下,一方面,陶谦的势力就能得到一个极大的提高,退可守境,进可取青、兖、豫,另一方面,对荀贞来说,他却将会失去在徐州的唯一一个“盟友”,势必将会被陶谦彻底压住。

  荀攸等人都看出了危急性。

  程嘉说道:“徐州五郡,东海、琅琊、下邳已为陶恭祖所得,彭城如再被他夺取,则徐州之地,八分在其囊中矣,举我广陵全郡,亦难相抗。”

  荀攸说道:“何止难以相抗!三郡已在其手,而复图彭城,陶徐州之志,不可测也。世祖云:‘人苦不知足,既平陇,复望蜀’。彭城如得,陶徐州下一个要拿的,必将会是广陵。”

  荀彧以为然,说道:“我和陶徐州虽然没有见过面,但陶徐州其人,我也略有耳闻,听说他在做故太尉张公的下吏时曾当众侮辱张公,此桀骜犯上之性也,若在太平之时,或无大患,於今海内兵乱,天子西迁,而徐州三郡已在其手,复有兵资,不早止之,恐将会成后患。”

  荀贞问戏志才:“志才,你怎么看?”

  “彭城绝不能被陶徐州得去。彭城虽颇有兵马,彭城相亦颇有民望,可陶徐州挟三郡之力,有笮融、臧霸等各为爪牙,兵强粮足,料彭城断然不是他的敌手,……君侯,我等当助彭城。”

  “讨董未毕,大军不能回撤。如何助之?”

  文聘的从父文直也在帐中,他听了荀贞此话,离席起身说道:“今酸枣兵散,二袁不思战,讨董事恐难成,以在下愚见,将军何不借此机会,干脆回兵广陵,以观时势,再谋进取?”

  荀贞如是不知历史的走向,那么此时此刻,如果按照文直的话来做,干脆借此机会撤兵回去广陵,倒也的确是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可问题是:荀贞知道历史的走向,他知道董卓的兵马就快要没有斗志了,“光复洛阳”的大胜利就在眼前了,那么他又怎可能会在这个时候撤兵回广陵,以致使前功尽弃、功败垂成?

  因此,荀贞故作沉吟片刻,然后慷慨说道:“今起兵所为者,国事也!董卓一日不除,汉家一日不安,天下一日不宁。陶徐州意取彭城,私利也!彭城的失、得无关国家事,纯是因陶徐州一念之私。我岂能因陶徐州之私而罔顾天下之公?为此撤兵回郡,是断断不可的。”

  文直说道:“陶徐州图谋彭城,固是因其私念,为其私利,可彭城如失,广陵将危,广陵如危,没了立足之地,君侯……,又如何能为国家讨董呢?”

  荀贞慨然说道:“诚如公适才所言,今酸枣兵散,袁车骑、袁将军不思战,我如再在此时回郡,留文台一人在颍川,则文台孤木难支,董卓或会趁此来攻,颍川外无险要,董兵来去自如,文台恐败,而颍川如失,讨董将会更难。因此,我以为,宁失广陵,我也绝不会撤兵。”

  “这,这……。”文直不知该说什么好,叹了口气,说道,“设若天下州郡皆能如将军忠义,董卓何足定也?彭城又怎么会有此一难!”

  荀贞环顾诸人,说道:“撤兵回郡是断断不可的。如何应付此次陶徐州谋取彭城,诸卿可有高见?”

  戏志才拈着胡须,思忖了会儿,对文直说道:“陶恭祖谋取彭城这个事儿,其实也不算突然,早在出郡来颍川时,君侯与我等对此就有一点猜测,所以,在出郡前,君侯才特地留下了陈褒诸人统兵在郡,以为留守,……於今想来,大约也正是因有陈褒诸人统兵留守,陶恭祖才会没有立即进攻彭城,并专门分了一支兵马到我广陵郡北游弋吧。”

  文直坐回席上,说道:“噢?原来君侯与君等对此早有所料了?”

  戏志才点了点头,接着转过头,对荀贞说道:“君侯,我细细想了想,陶恭祖有三郡在手,不但兵力远强过彭城,而且下邳、东海皆与彭城接壤,一在其南、一在其东,他如想取彭城,最好的办法应是奇袭,同时从两路进击,分道攻取,打彭城一个措施不及,可他现在却只是分遣了数路兵马,做出一副进攻的架势,而迟迟没有开战。以我料来,其中必有缘故。”

  “是何缘故?”

  “他定是顾忌君侯。”

  “噢?”

  “以我料之,他定是担忧君侯会从颍川回兵,相助彭城,所以他才没有急於进攻,而只是摆出了一副进攻的架势。”

  “你是说,他这是在试探我?”

  “正是,他这是在试探君侯,看君侯会不会来救彭城。”

  戏志才的这个猜测是很有道理的。

  荀贞名声在外,人皆知他善战,麾下兵精将勇,今在颍川,又吞并了孔伷帐下的万余兵马,更是兵强马壮,加上还有孙坚为同盟,他两人合兵,步骑达有数万之众,打董卓可能不够,但回击陶谦却是绰绰有余,因此,也难怪陶谦会有这个顾虑。

  假想一下:陶谦这边开战了,正和彭城打着,荀贞或者甚至是荀贞、孙坚的联兵猛然而至,那这一场仗的战场就势必就会从彭城这一个郡扩延到徐州整个州了,到的那时,最终的胜利者会是谁?很难预料。说不定陶谦就会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不但彭城未下,反而丢掉徐州。

  设身处地的想,荀贞如是在陶谦这个位置上,他也会左右为难。

  一边是讨董的联军闹了内讧,天下震惊,完全可以借此机会袭有彭城;可另一边是荀贞、孙坚兵强马壮,就屯兵在离徐州只有几百里外的颍川,仗一开打,他俩很可能会来援救彭城。

  这么个左右为难的形势下,陶谦该怎么办?他又会怎么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三国之最风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晓慕裕沉只为原作者赵子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子曰并收藏三国之最风流最新章节